手机那角落网

为了赌气她嫁给了街边的乞丐 ,没想到这个乞丐老公竟然是?

2017-12-13 那角落 >>音乐动漫相册


第01章时间久一点


从浴室里出来,许宁歆立刻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

她担忧的快步走到床边,心疼的推了推贺时琛的肩膀:“时琛,怎么又喝得这么多?难受吗?你等等,我去给你弄杯蜂蜜……啊!”

许宁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粗暴的扯住手臂,拉到后面。

随之而来的大手毫不客气的扯掉她的睡裙,啪的一下关了灯,用力掐着她的纤腰,丝毫前戏都没有,直接开始……

“唔。”

许宁歆疼的仰起脖子,贝齿咬着鲜嫩的红唇。

贺时琛讨厌开灯,更不允许她发出丝毫声音。所以除了最初疼极了的闷哼,之后许宁歆都死死的闭紧嘴巴。

他沉默着发泄,动作粗暴又蛮横,结束就毫不犹豫的离开。

“别让东西流出来。”

这是贺时琛今晚跟她说的唯一一句话。

许宁歆习惯性的在黑暗中睁开眼,听着贺时琛去隔壁房间洗澡、换衣服然后离开。

结婚一年半,他只在她的排卵期才会来。而每次她都疼的死去活来,一点感觉都没有。与其说是温存,不如说做任务。

他们的婚房,对他来说或许只是酒店?

许宁歆自嘲的想。

心痛到极致,麻木了,就不会再有感觉。她从最初的歇斯底里,到现在的心如止水,受过的伤、流过的泪早就不计其数。

今晚,她依旧像过去的无数次那样,拿过枕头垫高自己的臀部,让她的体内停留的时间久一点,再久一点……

赶快怀孕吧,或许有了宝宝,时琛就会多看看她,多陪陪她。

她本打算半个小时后就去洗澡,没想到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再醒来,天光大亮,头疼、嗓子也疼,四肢软的抬不起来。

发烧了。

许宁歆皱眉,艰难的支撑起身体。刚坐起来结果又狠狠地摔回床上。

“好痛。”

手臂甩了一下,刚好碰到柜角,疼的麻木。

许宁歆等了好一会儿才艰难起身,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想给贺时琛打电话。

嘟嘟嘟……

电话终于通了。

“时琛,我……”

“时琛……时琛……”

电话里,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不断叫着贺时琛的名字,夹杂着男人的声音,如一道惊雷,在许宁歆混沌一片的脑袋里狠狠炸开。

她呆滞的握着电话,甚至忘了挂断。

“宝贝......”

贺时琛的声音沙哑又性感。

呵,原来他也会如此热情又饱含爱意的夸赞对方。

“时琛,你爱我吗?”

“爱,全世界最爱你。”

那我呢?我算什么?

许宁歆紧紧的捂着嘴巴,在心底一遍遍的质问。

听自己深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做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折磨,许宁歆却自虐似得逼着自己听完全程。

在通话被发现之前,她甚至主动选择挂了电话。

她不敢被贺时琛发现,甚至懦弱的认为不让贺时琛发现,自己就能继续装糊涂,继续自欺欺人的骗自己。

可是好难啊。

许宁歆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快要死掉了。

深吸一口气,她下定决心一般拨出一串铭记于心的号码。


第02章 金屋藏娇


“歆歆,是你吗?”

听到熟悉的温柔嗓音,许宁歆的泪腺差点又崩溃。她狠狠地咬了下舌尖,这才忍住。

“是我。”

“声音这么沙哑,是生病了吗?”

“没……没事。”许宁歆掐着自己的大腿,拼命忍耐着眼泪:“安河,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件事。”

三天后,左岸咖啡厅。

“安河。”

眉目温润的男人听到声音,立刻抬头,看到许宁歆消瘦单薄的模样,既心疼又愤怒。

“歆歆,我们才多久不见你就瘦成这个样子?一定是贺时琛!我就知道他不是东西!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账!”

安河怒不可遏的站起来,许宁歆连忙拉住他。

“安河,你冷静点。”

看到许宁歆眼底的祈求,安河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颓然无力的坐下。

“你自己看吧。”

许宁歆拿过纸袋,打开,里面装着厚厚一沓照片。

尽管早已做好准备,可看到贺时琛跟别的女人亲昵拥抱、接吻的照片时,许宁歆的心还是狠狠的抽痛着。

“那女的被保护的很好,他们出门总是戴着口罩,我还没查清楚她是谁。”

安河显然还在生气,语气很生硬。

见许宁歆竟然还能沉住气一张张的翻看照片,安河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她:“你难道一点都不生气吗?他贺时琛都已经在外面金屋藏娇了!”

“谢谢你安河,剩下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

许宁歆把照片放进包里,硬挤出的笑比哭还要难看,身形踉跄,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

“歆歆,你……”

“我没事,真的没事。”

许宁歆语速飞快的说,逼着自己笑:“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

她背影仓惶,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刃上。从咖啡厅到车里,短短的距离她却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她用力的抓着方向盘,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绝望到极致。

贺时琛。贺时琛。贺时琛。

她满脑子都是初见时那个男人器宇轩昂的模样,像耀眼的发光体,跨越一切硬生生的驻扎在她的心脏。从此生根发芽,刻骨铭心。

她像扑火的飞蛾,不顾一切阻碍嫁给他。幻想中甜蜜幸福的生活如同泡影,机械麻木的生活、淡漠冰冷的姿态,先爱就活该被伤害吗?

不,她不甘心!

她要找到他金屋藏娇的地方,当面问清楚。

许宁歆忍着高烧的痛苦,狠狠咬着口腔内侧,启动车子疾驰而去。

一个小时后。

这一片是高档别墅区,没有门禁卡车子进不去。许宁歆只好把车子停在路边,一边琢磨着借口一边走向大门。

“徐小姐。”

站得笔直的门卫看到许宁歆竟然娴熟的举起右臂敬礼打招呼,热情的替她刷卡开门。

“您今天气色不错。”

“谢谢。”

许宁歆只当对方认错人,道谢过后就匆匆离去。

找到照片里的那栋别墅,不难。

更幸运的是,她要找的人就在花园。贺时琛一身休闲装,手里竟然拿着花匠用的剪刀在修剪蔷薇花丛,时不时侧头跟身边的女人说话。

那样温柔的笑容是她从未见过的。


第03章 她只是生孩子工具


在她面前,贺时琛总是冰冷沉默,像移动的冰山,冻的人心灰意冷。

原来难过的时候,连呼吸都能让人痛不欲生。

许宁歆攥紧了镂空铁门的栏杆,死死的盯着被贺时琛高大身影挡住的女人。只能隐约听到她的声音,那么甜美,笑声那么开怀幸福。

“好了宝贝,咱们该回去了。再晒下去,当心你的皮肤变黑。”

“哎呀,难道我变黑了时琛就不爱了吗?”

“当然不会。”贺时琛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声音里是满满的宠溺:“哪怕你变得又老又丑,在我心里也是最美的,我最爱你。”

“哼,甜言蜜语。”

“呵,还有更甜的,要试试吗?”

贺时琛笑着搂住对方的腰,两人亲昵的接吻。

也因此,许宁歆清楚的看到那女人的脸。

“怎么可能?”

那张脸……那张脸跟她自己的一模一样。天底下能如此相像的只有双胞胎!可明明她是独生女啊!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许宁歆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脑袋里一阵眩晕,差点昏过去。

她赶紧使劲儿掐了把手心,刺痛让眩晕感褪去。

再看向花园时,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

都已经找到这儿来了,许宁歆不甘就这么离开。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顾,她居然欣喜的发现别墅外面的镂空铁门没有锁!

许宁歆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闪身进去。

她无声的站在一扇窗户下面,亲眼看着贺时琛迫不及待的和那个女人一起。每一个动作都透出迫切跟疯狂,要不够的疼爱着她。

从心如刀割到麻木不仁,不过是短短一夜罢了。

“时琛,不要出去!在里面,在里面好不好?我想怀孕,想生下跟你的孩子。”

“傻瓜,你身体不好,怎么能怀孕。”

贺时琛的声音里满是忍耐,他掐着女人的纤腰,攀上顶点时猛的出来……他紧紧地抱着对方,安抚的亲吻着她的唇角。

“别担心宝贝,那个女人很快就会怀孕。等她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我就跟她离婚,娶你。”

“可是我好担心,也好难过。一想到时琛你为了我要勉强自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好痛苦,为什么我的身体这么不好?为什么我不能给你生孩子!”

徐彤紧紧地抱着贺时琛,痛苦又自责的哽咽着。

而在贺时琛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嘴唇却恶毒的上扬,笑容充满了算计和怨毒。

贺时琛心疼极了,拥着她不断安慰。

“许宁歆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工具罢了,如果不是为了咱们的以后,我连碰都不会碰她。你乖,我最爱你了。别哭,我心疼。”

“时琛……”

客厅里的男女又开始黏糊糊的亲在一起,许宁歆却什么都听不到。

她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贺时琛的话。

她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工具罢了!

呵,原来自己对贺时琛来说只是个生孩子的工具。怪不得啊,怪不得他只在排卵期跟自己在一起,机械麻木的像完任务。

她真傻,真的。

许宁歆苦笑着后退,不小心撞翻了旁边的工具。

“谁!”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