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婚恋网站调戏的一个离异少妇,居然是同学妈妈!

2017-01-22 那角落 >>晴天的书屋





"咦?上次开会的文档哪儿去了?"


徐怡俯身在柜子里边找寻着,浑圆结实的大屁股撅半天高。她无意中摆出性感诱人的姿势,令刚踏入门的秦天为之一顿,那双火辣辣的眼睛,随即落在女人的大屁股上。


徐怡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紧凑职业装,下身搭配着一条黑色超短裤,她大屁股撅起来的时候,紧窄的超短裤都快裹不住了。真够诱人的!


这个姿势……


秦天都快喷血了。那大长腿嫩的,肤白胜雪,细腻通透,跟美玉般泛着温润的光泽,皮肤下的毛细血管都看的清晰。秦天脑海忽然蹦出一个词儿,吹弹可破。真想嘴巴对着徐怡的大白腿吹下试试,看看会不会破。


似乎感觉到背后的烧灼,徐怡撇过头,见门口站着一个高大健硕的陌生男人,那眼神……徐怡脸上一红,连忙转过身,把诱人的大屁股藏到身后,明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怒色。"看够了没有?"


那,肯定没看够啦!穿着衣服怎么看得够?


秦天浑然不觉得尴尬,嘿嘿咧嘴笑着,后槽牙都露出来了。"你觉得呢?"


那双色迷迷的眼睛,都快陷进徐怡领口了。


女人身上紧窄的职业装,根本裹不住那双呼之欲出的肥硕,倒数第二个纽扣都快崩掉了,大片雪白的浑圆暴露在男人视线之中。秦天呼吸急促,血脉喷张。


真是个不可多得尤物啊!


徐怡眯眼一笑双眸剪水,舔了舔嘴唇,风情万种道。"想不想,看的更深入一点呢?"


这么好的事儿?


不是幻觉吧?


秦天喉结蠕动,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那你过来呀!"


徐怡伸出葱白小指,朝秦天勾了勾,那眼神,那姿态,秦天魂儿都快给她勾走了。


秦天搓了搓手,淫笑着大步走上前来。"我这人最富有爱心了,需要帮忙吗?"


然而,回答秦天的却是一只白皙娇嫩的大长腿。


秦天接近后,徐怡二话不说,抬脚一记撂阴腿,猛然朝秦天胯下踢了过来,带着香风。


秦天吓一跳,脸色都变了,这娘们儿够狠的啊!说翻脸就翻脸。这一脚要踹中,小秦天下半辈子都甭想再站起来。


臭男人!居然敢偷窥自己,哼!


徐怡有练过一段时间跆拳道。撂阴腿,属于弹腿的一种,距离短,速度快,简直防不胜防啊!这要换做他人,被徐怡用脚这样"摸"上一下,今儿个指定能领到残疾证。


秦天不急不缓,右脚向后退开半步,身子让过徐怡脚丫子,左手一撂,抓着徐怡的脚丫子,向后一带。顿时,徐怡重心不稳,一个踉跄,本能的往秦天怀里扑了过来。


"要不要这么主动啊!行,抱一个就抱一个吧!"


秦天顺势一抱。


因为重心不稳,徐怡躺在秦天怀里,手忙脚乱乱抓一通。小手不经意间,抓到一杆……


"啊!"


徐怡脸颊滚烫,小手一缩,推开秦天,杏目圆瞪,怒吼道:"臭流氓,我要杀了你!"


杀气。


作为一个雇佣兵,秦天在战场上摸滚打爬了好几年,对杀气的感应极其敏感。


看来,这头母狮子,彻底暴怒了。


女人心,海底针呐!


刚刚又摸又抱,眨眼间这就要杀人。


"什么啊!是你主动的投怀送抱好不好?"


秦天委屈死了。


"我杀了你!"


母老虎在咆哮。


"等一下。"


见徐怡发飙,秦天连忙跳开战圈,退到墙角,可怜兮兮道。"美女别激动,我是来找你们徐总应聘的。"


应聘?


徐怡忿忿不平,瞪着秦天,上下打量着。


秦天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背心,下边搭配一条海蓝色的沙滩裤,脚下踩着一双脏兮兮的拖鞋……怎么看都不像来应聘的。欣欣宝贝是大公司,大集团,专门设计高端卫生经。来这应聘的职员,十有八九都是女的。


偶有男的,也都打扮的油头粉面,西装革履。像秦天这样邋遢的,徐怡还是头一回儿见。


"皮肤那么黑,居然好意思穿白色背心……"


徐怡腹诽,抬眼问道:"名字。"


"秦天。"


"你就是秦天?"


徐怡眼角一抽,这什么人啊?老爸真是的,弄这么一土包子亲戚来。前段时间,徐怡老爸给她打电话,告诉她这几天会有一个远房亲戚来投奔徐怡,说是对方家境不太好,是个练家子,让她给秦天安排个工作。


当保镖就不错,薪水高,活儿也轻松。


徐怡最厌恶安排亲戚进公司,到最后搞成家族公司的话,根本没办法运营。也不知道老爸怎么想的,以前也没见他这样做啊!既然是穷亲戚,反正保镖也是个闲职,只要不插入管理层,看在老爸的份上,徐怡勉强答应。


徐怡一屁股坐在老板椅上,冷眼相对。"性别。"


"……"


秦天低头扫了自己胯裆一眼。"你没摸出来?"


"别别别……男。"


挺妩媚的女人,咋就这么暴力呢?动不动就搬显示器,不要钱啊!


败家的娘们儿!


相貌身段还不错,就这性格,这要娶回家,养得起嘛?


三天前。


徐怡老爸徐盛,约秦天喝茶。


喝茶期间,徐盛忽然指着她老婆,贼眉鼠脸道:"小天,怎样?"


"什么怎样?"


秦天疑惑。


徐盛扬了扬眉头,表情特欠揍。"就是脸蛋儿,身段儿啊!"


秦天汗颜,脸色唰的一下白了。"老哥,你这什么癖好?我对嫂子可没什么非分的想法。这茶真难喝,我还是先回去吧!"


徐盛老脸一红,好不尴尬。"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说我有个女儿,长得很正点哦!胸大屁股肥的,怎样,有没有性趣啊?"


……


想起徐盛那猥琐的表情,秦天真不敢相信徐怡会是他的亲生女儿。


秦天抓过椅子,坐在徐怡对面。"你是徐怡吧!我是来应聘当保镖的。"


"徐怡是你叫的吗?谁让你坐这儿的?"


亲戚归亲戚,但这个远房亲戚,实在令人憎恶。邋遢点也就算了,对方穷可以谅解,就是那眼神,徐怡真受不了。什么人啊!臭流氓。若不是看在老爸的面子上,徐怡早叫保安把秦天轰出去了。


居然敢调戏自己。


哼!


徐怡没给秦天好脸色。她盘算着,该怎么教训教训一下这个臭小子,让他懂得点规矩。自己肯定不行,再动手,别没教训到他,反而再给他占了便宜。


想起刚刚那个画面,徐怡俏脸一红,眼中满是怒色。


臭流氓!居然用脏手摸……


"喂!"


徐怡抓过电话。"叫陈强到我这儿来一趟。"


秦天没起来,架着个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整个就一小痞子。他直勾勾盯着徐怡,色迷迷的眼神扫过徐怡双峰,最终落在女人精致的小脸蛋上。"其实你笑起来的样子更迷人。"


"滚蛋!"


哪儿来的流氓亲戚?一点素养都没有。


徐怡皱眉,按捺住怒火,没发飙。再憋一会儿,待会儿叫陈强收拾这个臭家伙。哼哼!"应聘保镖是吧!"


"嗯!"


秦天扬眉。"贴身的。"


"贴你妹!"


徐怡暗暗咒骂着。"就你这损色,贴猪身上去吧!"


不对,自己可不是猪。


可恶的家伙。


"既然来应聘保镖,应该有两下子吧?"


"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说话时,秦天指了指胯裆。"你问的它还是我?"


徐怡憋出内伤了。"你给我闭嘴!"


这时候,门口站着一汉子,敲了敲门恭敬道。"徐总,您找我?"


陈强,一八大个,身材魁梧健硕,臂膀上的肌肉高高坟起,像一座座小山丘,虬结相连,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整个给人感觉,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气势十足。


陈强特种兵出生,退役后便跟了徐怡,担任欣欣宝贝集团保安队的大队长。


见陈强来了,徐怡脸上难得的绽放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进来。"


徐怡指着秦天,不怀好意介绍道:"这是秦天,应聘保镖,既然当保镖,身手肯定不凡。这样,就在这,你们两人切磋一下。陈强你要全力以赴哈!人家可厉害着呢!别伤到你。"


陈强有多猛,徐怡再清楚不过。


有一次,徐怡开车,车屁股给人追尾草烂了。徐怡气不过,下车质问对方,结果,那车子里边满载四五个醉醺醺的壮汉。他们见徐怡漂亮,便纠缠不清,表示愿意赔钱,但要徐怡陪他们睡一晚才给钱。


然后陈强出现了,一分钟没到,把五个人全揍趴下。再后来,陈强便成为欣欣宝贝集团有限公司的大队长。


秦天,呵!看着是挺健硕,农民工吧?"你没意见吧?"


秦天瞥了陈强一眼,转头看着徐怡,嬉笑道:"我还是比较喜欢跟你切磋。"


"滚!"


徐怡一脸怒色,想起刚刚秦天摸自己的脚丫子,浑身就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恶心死了!臭男人。


脚丫子是徐怡最敏感的部位之一,除了秦天之外,还从未有人摸过。


真气人。


徐怡极力遏制住自己的暴脾气,朝陈强递了个眼色,示意。"开始吧!"


徐怡的话,陈强再明白不过。


那意思就揍他呗!


陈强走到空旷地带,朝秦天勾了勾手指,火药味十足。徐怡除了傲娇点之外,人不错,很和气,不会摆架势。陈强一直拿她当妹妹看,当然,面对漂亮的女人,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么一点小心思。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有发生什么,但看徐怡气呼呼的样子……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欺负徐怡,哼!


"真,真打啊?"


秦天畏畏缩缩的样子,似乎怕了。看徐怡和陈强两人的表情,估计不打不行,秦天撇嘴,嘀咕着。"打就打吧!"


秦天漫不经心,极不情愿来到陈强面前,后者刚摆出格斗式,秦天又撇头看向徐怡。"美女,打赢了有奖励吗?"


"有!"


徐怡一脸认真。"赢了我赏你一包卫生经,丝滑舒爽,清凉一夏。"


"噗!"


秦天吐血。


来应聘保镖,切磋一下,看看功夫怎样,这属于正常程序好不好?居然还想要奖励,简直就是无赖。"想要奖励,先赢过我再说。"


陈强暴喝一声,突然发难。


脚尖一点,陈强迅猛扑上来,前摆拳迎面往秦天太阳穴砸了过来。


前摆拳速度快,距离短,缺点是力量小,一般用以试探性的攻击,重点在于接下来的一记重拳。


拳影一晃,偌大的拳面已逼近秦天太阳穴位置。


比起徐怡,陈强的速度,力量和爆发力,强了不止数倍。


眼看着秦天要挨揍了,徐怡嘴角微微上扬,浮现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哼哼!


本来,如果秦天没有那么讨厌的话,给他一个空闲的职位,每个月给他发点工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这家伙完全不知好歹,一点礼貌都没有,居然还敢调戏本小姐。


秦天要呆不下去,那怪不得徐怡,自己可是给了他机会的。


"勾拳,勾拳,揍他。"


徐怡好不激动,呐喊着为陈强助威。


行,勾拳就勾拳吧!


秦天身子一矮,堪堪让过陈强摆拳,不等陈强收手,秦天右手一记勾拳猛然砸中陈强小腹。


"呃!"


秦天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拳,却如同铁锤一般,砸的陈强连连后退,眉头一皱,闷哼一声,有好几秒没能喘过气来。换做常人,这一拳足以吐血三升了。


"身手不错!"


秦天赞了一声,在陈强听来却是那样的刺耳。"还得感谢美女提醒,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初步估计,陈强应该属于二流高手,身手还算不赖,跟秦天比,那差的就有那么一点点距离了。


徐怡语塞,敢情,错在自己?


难道退役后的这几年,没跟人交手,所以反应变得迟钝了?陈强不服气,格斗式一摆。"再来!"


要是连秦天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小痞子都斗不过,自己还配担任欣欣宝贝集团保安部大队长吗?


刚刚那一拳,肯定是意外。徐怡拽紧小拳头,咬牙大喊着为陈强加油。"踹他,强哥踹他!"


陈强本想试探性的抽个低鞭,然后看秦天的招数,再确定用哪一套组合。结果,被徐怡这么一喊,陈强的招数完全乱套了。他都不确定自己该出拳还是出脚,犹豫不决。


秦天比陈强果断的多,抬脚便踹。


陈强闪躲,但秦天耷拉着拖鞋的臭脚丫,跟飞毛腿导弹一样,死追着不放。陈强躲闪不过,干脆挺起胸膛硬抗了一脚,当秦天踹中他胸膛时,因为拖的太长,力度卸了不少。挨上一脚后,陈强左手一扣,扣住秦天脚踝,右手抱着三足里位置往上一托,如此,秦天便重心不稳。


陈强算计的很准确,反击的时候到了。


陈强嘴角一裂,浮现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冷笑。但他的笑容还没完全绽放开,便僵住了。余光中,左眼位置,秦天另一只臭脚,电光火石般亲吻上来。


"啪!"


一声脆响。


秦天的脚面跟陈强的脸颊来了个亲密接触。


徐怡霎时捂着脸颊,火辣辣的,感觉被抽的是自己。


多痛啊!


"嘶!"


两米开外,陈强疼的直呲牙,脸肿的跟包子似的,拖鞋的印记都留在上边。陈强怒火腾升,俗话说打人不打脸,秦天非但打了他的脸,而且还是用脚抽的。


"你找死!"


"强哥,算了!"


徐怡站出来阻拦,切磋嘛!受伤在所难免。别脾气上来了,这两头公牛要干一块去了,谁拦得住?徐怡很失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天太过侥幸,还是陈强战斗力没以前强,居然让这个家伙又逃过一劫。


"你!"


徐怡恶狠狠剐了秦天一眼,命令道:"下去把衣服换了。"


"我这算不算赢了?"


见徐怡点头,秦天搓了搓手,朝徐怡伸了过去。"我的奖励呢?"


"什,什么奖励?"


秦天撇嘴。"欣欣宝贝卫生经啊!你答应我的。"


你一大老爷们儿……


徐怡俏脸一红,斥道:"你先下去把衣服换了,穿的这么邋遢,影响我们公司形象。晚点我会叫人送给你。"


"哦!"


秦天转身走出大门,嘴里嘀咕着。"我怎么就邋遢了我,这形象不挺好的嘛!这么有味道的爷们儿……"


秦天走后,徐怡板着脸,心情很不高兴。


徐怡本来是想让陈强收拾秦天一顿,把他打跑,这样一来,老爸那边她也好有个交代。哪儿知道,陈强一个特种兵,居然打不过秦天。


到现在,徐怡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在徐怡眼中,秦天就是那颗老鼠屎,完全没教化的,更别提什么素养了。这样的人,让他跟在身边,徐怡心情能好的了嘛?"强哥,你没事吧?待会儿你先下去拿药敷一下。"


"我没事!"


陈强好不尴尬,每个月徐怡给他发那么多工资,他连一个小痞子都收拾不了。陈强惭愧啊!"徐总,对不起!我……"


"没什么。"


"那小子有点鬼,错不在你。"


反正不管怎样,都要想办法把秦天赶走,徐怡看到他就来气。乡下土包子,一点教养都没有,在办公室都敢调戏自己,哼!"强哥,那小子我交给你了,总之,你想办法把他给我弄走,我不想再看到他。"


"放心吧!"


陈强保证,盯着空空如也的大门,咬牙切齿道:"他会自己滚蛋的。"


高鞭抽脸,哼!这口恶气还没泄出去呢!


"这衣服,怎么穿啊?跟绳子一样,勒的人手脚都舒展不开。"黑色西装穿着是挺酷,但太束缚,秦天很不习惯。穿这幅德行,出去要遇到个事儿,咋整?人家可不会等你脱了衣服再干。


还是穿背心比较舒服,清凉畅快,还便宜。


秦天随手将西装丢一边,低头脱西装裤。


门外,一个穿着白色职业装的女人,左手抱着一叠文档,右手抓着一包欣欣宝贝高档卫生经,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您好!我是徐总的秘书王希,请问您是秦先……"


"啊!"


视线适应屋内光线后,就见一陌生男的,身上只剩下一条裤衩,在那换衣服呢!王希立马转过身,背对着秦天,面红耳赤。"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在……"


秦天毫不介意,极其大方的摆了摆手。"没事,看一下也不掉肉,想看的话,你转过头来我让你看个够,我不介意的。"


说话的同时,秦天也偷摸打量着王希。


卫生经公司,就是美女多哈!


王希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秘书职业装,跟徐怡的款式相差无几,同样的紧凑,把女人曼妙的身子,完美的勾勒出来。下边搭配着一条黑色三分裤,那屁股,翘的,真叫人想摸上一把。


侧面看过去,女人高耸的肥硕,怪吓人的。这什么比列啊?胸大屁股肥的,腰怎么就能细到这种程度?能支撑的起那一对凶器嘛?


秦天怪担心的,善良如他,都想伸手帮王希托着,免得那对大白兔把王希的小蛮腰给压弯了。


较比徐怡那暴脾气,王希显得特腼腆,听到秦天放荡不羁的话语。小脸红的,跟朝霞似的,爬满了诱人的绯红。


你不介意,我可介意,谁稀罕看你哦!


这女人,真有趣!秦天穿上他那件十块钱买的沙滩裤,盯着王希的背影挑逗道:"哟!害羞了呢!真可爱!哈哈哈!呢谁,王希是吧!转过来我瞅瞅,你们设计卫生经的女孩儿,是不是身材都这么性感啊?"


"……"


什么人啊!


王希气结,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她捂着眼睛转过身。"你是秦先生吧?这是徐总让我交给你的。喏!"


说着,王希把卫生经强赛给秦天,然后转身扭着大屁股撒腿就跑。


流氓!


"美女等一下下嘛!"


秦天追上两步。"呐!送给你,定情信物!"


秦天把卫生经塞还给王希,而后大摇大摆走了,那摸样,似乎他刚才送给王希的是一颗价值不菲的三十八克拉钻石戒指。


瞅那步子迈的,多豪迈啊!


王希杵在原地,盯着秦天离去的背影,半响吐出一个字。"有病吧?"


王希跟秦天不过刚见过一面,他就……


"扔掉怪可惜的!"


……


秦天喜气洋洋,刚踏入徐怡办公室大门,徐怡随即冷着脸喝斥道:"出去!敲门!"


"咚咚咚!"


"进来。"


徐怡皱眉。背心,沙滩裤,拖鞋……看到秦天这副装扮她就不爽。事实上,看到秦天徐怡就腹痛。"我不是叫你去换衣服吗?你耳朵没聋吧?"


"没聋,真的!不信你呻吟两下。"


秦天弹了弹自己的耳垂,样子甭提有多滑稽。"我去换过了,穿西装不舒服,你还不如拿根绳子把我捆起来。"


徐怡倒是真想拿根绳子将秦天捆起来,然后暴打一顿。


打打不过,骂他他又不要脸。


通过秦天,徐怡总算明白那句人至贱则无敌的含义。她摆了摆手,像在驱赶烦人的苍蝇。"行了!爱穿不穿,不穿拉倒。你去找陈队长,暂且你归他管理。"


随便秦天怎样,只要别再自己面前晃,不闹事,随他去吧!反正他来这儿就是混吃等死拿工资。


"不穿可不行,长得大也不能拿来炫耀啊对不对?"


秦天嘀咕着。"美女,我想问一下……"


"秦天,这里是公司,请叫我徐总。"


徐怡怒不可遏,自打秦天出现后,她的心情就没好过。"再这样胡言乱语,我炒你鱿鱼。"


刚应聘上就炒鱿鱼……多大仇?


"我这不是夸你呢嘛!那么大脾气,至于嘛!"


秦天一脸委屈,抬眼望着徐怡,怯怯道:"咳咳!徐总,我就是想问一下,那个薪水,给多少啊?"


跟你这种下流坯子呆一块能不上火嘛?


徐怡就受不了秦天那猥琐的表情,眼角抽搐,反问道:"你觉得你能值多少钱?"


"那要看了。"


秦天表情极其认真。"如果你是我老婆的话,我保护你那是天经地义对不对,肯定不能管你要钱。当保镖的话,价钱你看着给。当然,你要是寂寞难耐,想跟我发生点关系的话,价钱……"


"秦天!"


如果徐怡脖子上有鬃毛的话,这会儿指定竖起来了。"二十万,我给你二十万年薪,你现在立马消失在我面前。"


二十万?也太抠了吧!包养一个小白也不止这个价啊!况且像我这种宇宙第一无敌帅猛男。才二十万一年,传出去也太跌份儿了。


秦天不依不饶,追问道。"呢什么时候发工资啊?"


"滚!"


徐怡再也不要见到秦天这张鄙陋的黑脸,她抓过桌子上的笔筒朝秦天砸了过去。后者立马跳开,朝门口跑去,途中几次回头,嘴唇翕动,一肚子的话还没说呢!


走到门口,觉得安全了,秦天再度回头瞥了徐怡一眼,嘀咕着。"来姨妈了?这么年轻总不至于就到更年期了吧?"


"啊!"


徐怡抓狂,秦天落荒而逃。


"砰!"


门关上了,总算清静了。


"呼呼!"


气疯了。


再跟秦天交谈下去,徐怡怕自己会得狂躁症,这个混蛋!气死了。不行,必须得想办法尽快将他赶走。太欺负人了,完全没将她这个总裁放在眼里,照这样下去,徐怡威信何在?她日后怎么管理公司?


"砰砰砰!"


有人敲门。


"来了。"


徐怡看了下手表,这个点,应该是那个客户来了。徐怡深吸了一口气,收拾好情绪后,徐怡咧了咧嘴,嘴角飞扬,浮现出一抹牵强且迷人的笑容。


"吱呀!"


徐怡打开门,刚张嘴想说你好来着。结果,门缝中,一张大饼脸,气的徐怡直摔门。"混蛋!你到底有完没完?"


这是一张令徐怡痛经的脸,除了秦天还能有谁?


秦天立马退后三步,耸了耸肩,无辜道:"呢什么,我就想问一下,你说的陈队长是不是刚刚被我揍扁的黑鬼?"


不对啊!


出去后,秦天就在想,陈强那个手下败将,凭什么管理自己?再说,两人也不是同一个部门啊!陈强是保安部的,看门的,自己是保镖,贴身的,性质完全不一样嘛!


按算,自己应该比陈强更高一个档次吧!


所以秦天又来了。


黑鬼?


"噗!"


徐怡吐血,啼笑皆非。"你是不是觉得你皮肤很白嫩?"


"还好吧!"


对于自己的相貌和身材,特别是胯下窝着的那小宝贝,秦天自信心爆棚。"我就是闹不明白,他凭什么管我?又不是我孙子,要不,我还是归你管好不好?"


徐怡今天肺都快气炸了。"我是老总,我给你钱,我叫你怎样你就怎样,不听话,大门在那儿,你可以随时滚蛋!"


"好啦!别生气了老妹,我乖乖听话还不行嘛!你老生气容易伤肺,肺不好经期不调,经期不调容易生斑……呃!我先走了,拜拜!"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shucong.com搜索4970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