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叶檀财经:我们不怕争议 怕的是蒙蔽

2017-04-27 那角落 >>外汇头条

《刘士余挺住》这篇文章引起了广泛争议,也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我们不去理睬其目的和咒骂,只反驳他们的观点。


1.断章取义。我们文章观点是,大规模发行新股,让实体企业得到更多的廉价资金,支持实体企业发展,这是经济转型时期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那篇文章为了挑起读者情绪,只说“刘士余挺住,大规模发行新股是政治任务”,缺少了我们最强调、也是最重要的观点——“支持实体企业发展”。我们从来不认为,大规模发行新股是政治任务,这只是一个手段,支持实体企业发展才是最终目的。


2.诬陷,乱扣帽子。那篇文章硬说“股民和股民家人不算人民的观点”是我们说的。请注意,我们坚决反对这种观点,也对这种拙劣的诬陷行为感到可悲先不说股市下跌的元凶是否是刘士余,单说全球范围内,在所有成熟市场,哪个国家的股市投机行为如此严重:借助重组、“10送30”等名义,亏损严重,从来不分红,只剩一个“壳”的公司股价就能被庄家暴拉几个涨停,然后趁机出货,把散户套牢在高位。


加快发行新股,不仅能支持实体企业,客观上还使壳价值降低,经过市场洗礼,垃圾公司自然会变得一文不值。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投资者需要改变以往的投资思路,不要追涨杀跌,不要跟风炒题材,回归价值投资,多找出像贵州茅台这样业绩好的股票。如果觉得能力不足,可以把资金交给专业的人来投资。


3.强行把我们划为“利益集团”,这也太瞧得起我们了。我们支持刘士余,是支持打击虚假重组,支持打击操纵市场,支持扶持实体企业,支持经济。文章写出这种阴谋论,实在是愚弄读者。


4.文章问:“为什么有的企业上市后,一旦解禁,大小股东就纷纷减持,甚至是清仓式的减持?”。我们的回答是:这些企业不看好自己公司的发展,或者认为自己公司股票被高估了这不是因为大规模发行新股导致的,恰巧是新股发行过少导致的。在市场供给过少的情况下,一些公司股票的估值被严重高估,但是由于选项较少,只能买入这些垃圾股票。大规模发行新股后,这些垃圾公司的估值一定会下降到合理水平。没有溢价,股东减持的动力自然会下降很多。


反驳的文章中说,“你自己在你的狗文中也说到融钰集团上市后,一解禁就减持。”这个反驳就让人有点哭笑不得。融钰集团是2011年10月上市的,当时投资者给了他很高的估值溢价,再加上实际控制人的操纵,洗劫了众多股民的财富。这个例子刚好印证了我们的观点:加快发行新股,支持实体企业,让垃圾公司股价暴跌,不给垃圾公司估值溢价,不给大股东减持的动力。


如果所有上市公司的真实估值都处于合理区间,造假的上市公司都得到严惩,那么大股东减持的动能也就下降了,他们就会把精力放在经营公司上,而不是费劲心思在股票市场“割韭菜”。


5.文章问:“冯小树作为公务员,其巨额资金来自哪里?”我们的回答是:在调查结果出来前,我们不去猜测其资金来源,更不为他的资金来源进行背书。我们坚决反对股票发审环节的腐败。然而文章的语气,就像我们抢了股民的钱给了贪官一样。在这里奉劝各位读者,一定要对这种煽动情绪的文章保持警惕,感叹号与结论越多,通常来说证据越少。


我们顺便再给这篇文章的作者进一步解释一下。在核准制下,掌管股票发审的官员权力巨大,之所有存在腐败,巨额回报是诱因。如果大规模发行股票,让股票在上市的第一天都回归正常估值,或许发审环节的腐败就会减少。更进一步说,推行注册制,削弱发审官员的权力,同时加强监管,我们相信腐败会进一步减少。


6.最后我们再解释一下,为啥现在骂声很多,中小投资者需要特别要注意。


抑制高送转,就是为了抑制二级市场的投机,也是为了防止资金进入不断炒作的灰色上市公司。


高送转是融资企业利益层套现的传统招术,既然上市拿到了大笔钱,不如高送转做大市值。利润节节下降的上市公司居然还能高送转,追究一下大多是从市场得到了大笔融资。一边融资再融资,一边高送转,内部人趁机减持得到真金白银。这条老路本来挺通畅的,现在受到了抑制,传统的套路突然失灵,那些已经埋伏的资金骂娘都算是轻的。


我们理解,散户投资者这几天亏了钱,心理不痛快,想找个地方撒撒气,但是散户一定要注意,目前的举措是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看看市场,某些股票涨停,挂单“641”、“748”、“74”,如此任性的操纵一只股票,涨停跌停都是庄家说了算,你们的底牌他们清清楚楚,散户们你觉得你能玩的过他们?你觉得你能从这种市场里面赚到钱?


这个时候,中小投资者就不要只看到今天股票涨了跌了,要把目光放长远,把这些操纵市场的人都清理干净,中小投资者才能有一个更加公平的环境。中小投资者要特别注意,千万不要被市场上某些人带着走,跟风骂刘士余、骂那些真正为中小股民发声的人。




附文:


五问叶檀——揭穿叶檀为刘士余站台的无耻面孔


在刘士余的乱作为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重大动荡,给沪深两市市值造成重大减值,尤其是给千千万万的中小投资者带来惨重亏损,甚至造成有的家庭破产的情况下,所谓的经济学家叶檀不知是眼睛瞎了,还是良心被狗吃了,或者她本来就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表子,竟然撕破脸皮的为刘士余站台,发出一文:“刘士余挺住,大规模发行新股是政治任务”。


我这里要一问叶檀:是什么样的政治任务?这个政治任务是谁交给刘士余的?如果是党中央,那么,共产党的宗旨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共产党不是把人民利益放在最高的地位吗?如此,我理解,按党的宗旨和性质来说,这个政治任务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人民的,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


那么,我要二问叶檀:1亿多股民连同家人总共四五亿人算不算人民群众?

如果这四五亿人口属于人民的话,那么,刘士余的乱作为造成股市大跌,让这四五亿人民的大部分财产在几天内变为销烟,那刘士余的作为,就是与中央的要求相违背,就是阳奉阴违,就是完完全全的背弃了党的性质和宗旨,他就不配做一个共产党员,更不配在证监会主席的岗位上。


如果叶檀——你认为这四五亿人,不是人民的话,那请你回答我,他们是什么?是阶级敌人吗?


在你的文章中的,你把二级市场的投资者称之为投机者,称刘的行为是损害了利益集团,所以才受到辱骂和指责。按你的意思,第一,中国这个资本市场就完完全全是个投机市场,那既然如此,国家为什么还要开设这个投机市场呢?


第二,按你的说法,这个一亿多的股民及其身后的几亿亲属就是你所说的利益集团?


那我三问叶檀:你和刘士余又代表的是哪个利益集团?


你说大规模新股发行,就是为了扶持实体企业,让实体企业得到更多的廉价资金,支持经济。真的都是这样吗?


我要四问叶檀,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有的企业上市后,一旦解禁,大小股东就纷纷减持,甚至是清仓式的减持。你自己在你的狗文中也说到融钰集团上市后,一解禁就减持。那么,这是为什么?你不是说企业上市是为了支持经济建设吗?


我要五问叶檀,请你告诉我:一个证监会的发审员冯小树财产既然高达两三亿,他一个公务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财产?刘士余说他是炒股得来的?你信吗?你信了,亿万中小投资者信吗?全中国十多亿人民(不包括你和刘士余)信吗?


这些,难道不正说明了目前新股的滥发存在着严重的利益交换吗?为了你们这个利益集团的利益,你们打着支持经济的口号,而暗中却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让一些带病企业上市来圈钱。读创记者陈燕青报道过,今年IPO明显提速,平均每个月约40家。从过会的拟IPO公司来看,部分公司似有“带病”过会的嫌疑,存在业绩大幅波动、未缴纳社保、与保荐机构存在股份关联等问题。

对此,难道你没有看到,现在中国资本市场存在的种种问题有很大原因是滥发新股带来的后果?


另外,你是大经济学家了,我要五问叶檀:为什么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国家,人家发展经济不是靠大规模的新股发行来实现?为什么偏我们中国是这样?另外。我也再问,你们不是天天吹中国经济好吗,那为什么中国的股市十年了,还在3000点(这个指数水分很大,实际上去掉大批新股发行及少数权重股的因素外,现在的上证指数实际上只是2600点左右),而被你们视为经济一团糟的美国,股市却不断创新高?为什么美国的监管部门是怕跌不怕涨,而中国却是怕涨不怕跌?大经济学家,请你告诉我!


所以,我要说,广大的中小投资者要说,你们所谓的大规模发行新股是支持经济,让实体企业得到廉价资金很大程度是假,而官商勾结,中饱私囊,让你们这样的利益集团来更好地剥夺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是真。


你说,《证券法》将大面积修订,以完善监管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刘士余的监管将受到法律的支持,这是必要而及时的。


针对你这段话,我引用我另一文“变质的保护与昂贵的保护费”中的一段话来作为对你的回答及我这篇文章的结尾吧。


“的确,在风险巨大的资本市场,广大的中小投资者面对各种资本大鳄 、面对着有各种内幕消息的机构、面对着亦官亦商的国家队,他们的确是十分十分弱小的,是极需要保护的。刘主席及其监管部门也十分痛快地答应要给予保护。


但我们来看看,这是一种怎么样的保护?从去年12月以来,甚至刘主席任职以来,我们发现:


这种保护不是事前的未雨绸缪的保护,而是事后等狼把羊吃得差不多的保护,甚至,在狼大快朵颐时,还要把圈门堵死,连给羊逃生的机会都没有的保护;

这种保护不是公平公正的保护,而是一种只管涨不管跌的保护,涨停了要停牌,跌停了甚至跌百分之三、四十以上,也不见停牌的保护;


这种保护是一种其它股三个涨停后就要停牌自查的保护,而雄安概念股涨停六个后才停牌的保护;


这种保护不是严格地把好监管关,审核关,而是打着支持经济的口号,实际上暗中可能有利益交换嫌疑而滥发新股,让带病企业上市(看注1注2),最后出问题了,给投资者带来重大损失了,才来的保护。这种保护有何意义?就算你处罚了相关企业和当事人,罚金巨大,可是受骗受损失的投资者却得不到半点的赔偿。


面对这样的保护,我们中小投资者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要大声地说,我们不需要,我们也交不起这昂贵的保护费!!”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