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恒大人寿出货了? 栋梁新材遭机构减持2.32亿元

2016-11-02 那角落 >>金融街侦探

 

搭上了“恒大入股”概念的栋梁新材(002082.SZ)不涨反跌。

10月27日至31日,栋梁新材连续3个交易日下跌,累计跌幅超过20%。10月31日,栋梁新材跌8.84%,报收于22.08元/股,股票当天因跌幅偏离值达7%登上龙虎榜。

成交数据显示,31日买卖栋梁新材的前五大资金整体呈净流出态势。买入金额最大的席位前5名分别为机构席位、海通证券深圳华福路、中信证券杭州解放东路、国元证券台州世纪大道、光大证券海口国贸大道,买入金额对应为874.36万元、784.87万元、711.36万元、696.93万元、640.99万元,占总成交的比例均不超过1.18%。

  

而卖出栋梁新材金额最大的前5名席位则手笔大得多,他们分别是机构席位、国泰君安北京金融街、光大证券宁波彩虹南路、首创证券石家庄中山东路、财达证券石家庄裕华路,这五家席位分别卖出2.32亿元、2254.12万元、1322.65万元、1258.95万元、1170.47万元。尤其引人瞩目的是,居卖一席位的机构卖出2.32亿元,占总成交比例达31.24%。

  

也就是说,大资金的出逃是栋梁新材当天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从卖一机构的抛货力度来看,它原本的持股比例应十分可观。

  

10月31日,栋梁新材的价格区间为22.04元至23.79元,照此计算,卖一机构卖出股票的数量在975.20万股至1052.63万股之间。

  

根据公司三季报中披露的前十大股东名单显示,持股数量能达到或超过上述范围的仅有前3位,分别是陆志宝(2247.17万股)、万邦德集团有限公司(2247.17万股)、湖州市织里镇资产经营有限公司(1095.778万股)。

  

其中,陆志宝与万邦德集团有限公司系一致行动人,各持股9.44%,超过5%,但并未发布减持公告。此外,机构席位一般是指基金、券商、社保、保险机构、QFII等机构投资者买卖证券的专用通道,这类通道有时也会租给集合理财产品或信托产品等,比如宝能举牌万科A(25.790,0.87,3.49%)(000002.SZ)时就动用过机构席位。因此,湖州市织里镇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作为公司法人,并不具备申请到机构席位的资格。

  

排除上述股东后,大手笔集中减持的还可能是谁?根据栋梁新材最新的股东名单,恒大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传统组合A和恒大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万能组合B分别以持有的693.90万股、484.19万股居第五、第八大股东的位置,合计持有1178.09万股,因此恒大人寿极有可能进行上述减持,同时其保险身份与机构专用席位的出现方式也十分吻合。界面新闻记者就此事向恒大方面核实,公司称目前仍以公告为准。

  

颇有意味的是,就在5天前的10月26日晚,栋梁新材刚刚披露三季报,恒大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传统组合A、恒大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万能组合B合计持股4.95%,不构成举牌。此外,恒大人寿三季度入股的金洲管道(002443.SZ)、国民技术(300077.SZ)、沧州明珠(002108.SZ)、梅雁吉祥(600868.SH)、积成电子(002339.SZ)、中元股份(300018.SZ)也同样是“买而不举”的路数。这不仅精准避开了举牌线,从而可以绕开减持披露的要求,而且也为股票集聚了人气,易于出货。

  

有分析指出,从持股情况来看,恒大人寿并不像传统险资买股票那样,偏爱“大蓝筹、低估值、高分红”的框架,三季度恒大买入的股票不少是低市值、主营业务一般、股权分散、壳股特征明显的股票,而这类股票也深得游资与市场的青睐,容易吸引眼球。

  

对于这样的选股策略,市场人士的解释是,恒大在新季报前潜伏买入重组股,季报密集发布期,上市公司公告股东变化,进而形成无形的宣传效应,让大家知道恒大进来了,而且还是直接逼近举牌线,然后炒一轮之后能走的就走了,不能走的就减持,然后再去布局下一只。而举牌让投资者认为可能有意推动重组,投资者会帮助它将股价拉高,这是最高明短线拉升手法。

  

实际上持股接近举牌线的股票,如果不是用于资本运作,恒大持续买入的空间并不多,因为一旦举牌就意味着半年内无法卖出,而恒大选中的小市值股票并不是绩优股,长期持有价值不高,半年内股价波动风险很大,因此选择炒一把就走的可能性要大于持续持股,投资者应注意这层风险。

  

栋梁新材11月1日止跌反弹,收报涨4.85%,但持续波动的可能性依然较大。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